您好!欢迎访问!
设置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手机开奖 >

观大宋提刑官有感

浏览数:  发表时间:2019-06-09  

  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说“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但是谈何容易啊,大宋王朝的整个权力中枢,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已经全部腐烂了,仅仅靠一个宋慈又有什么用呢,反腐亡党,不反亡国,千年以下依然如此,在这个思想深度上《大宋提刑官》无疑是同类作品中的佼佼者。

  除了故事结构之外,《大宋提刑官》的诸多细节也非常考究,像服装和头饰,用料和风格也都尽量契合时代,没有故意为之的奇装异服哗众取宠,人物的塑造也非常贴合实际,非常接地气,比如宋慈的得力助手赵捕头虽然身强力壮,但是要抓捕犯人还是要跑得气喘吁吁,遇到人多也怕菜刀,没有像《包青天》中的展昭武功超脱不凡,更比不了《神探狄仁杰》中的李元芳那样飞天遁地,点穴传功,再比如第七单元中穷书生和富家千金之间的爱情,也在破案后被证实为穷书生的一厢情愿,富家千金真正喜欢的依然还是英俊多金,风月多情的公子哥儿,虽然让人唏嘘不已,但却是真正符合情理。

  宋慈在更多的时候并不以官员的身份自居,他查案子破案子,既不是因为心系社稷安危,也不是为了报效皇恩,而是出于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人命大如天,真相就是真相。

  他既不是为民请命的青天大老爷,也不是食君禄分君忧的忠臣能吏,所以他既可以为卖豆腐的杜松洗刷冤屈,也可以把二品高官史文俊救出大牢,他既可以听命调遣去查官银失盗,也可以因为宋皇掩盖真相而辞官归隐。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外两部电视剧的主人公。包拯一出场就拯救大宋于严重的外交危机中,他后面破获的案子也大多牵涉国家核心利益,到最后他甚至查出了皇帝的身世以及流落民间靠卖卫生检疫不达标的食物为生的太子,他不是官员,但他使用着官员的资源(破案的时候都有各级政府的支持)做着官员的事情;狄仁杰本就是官员,而且是武则天一人之下的高官,与其说他是在破案倒不如说他是在不停的平叛和反政变,他是熟透了的官,知道要逢迎皇帝,知道一些地方不能碰,知道一些案子不能查,(比如涉及内卫的几个案子,狄老都是搬出了皇帝才审的下去,)他破解的谜案是“国家大事”,当他享受万民的欢呼跪拜的时候,心里是装着他们的全部,而非每一个个体,所以神探狄仁杰里大部分的老百姓都只是“群众演员”,即使他们被杀被害,也不如杀害他们的官员更让人印象深刻。

  在这两部电视剧里都有一种设定,主人公破解的案子大多都会有一个紧急而严重的现实背景,案子不能按时侦破就会“动荡时局”,这种导演和编剧有意无意的设定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主人公对案件中的受害者以及普通民众的同情和在乎。是的,这么一来包拯和狄仁杰侦破案子就变得意义非凡,他们的形象也更加高大,然而观众也就只能仰视,仿佛距离更远了。

  宋慈则从没说过“这个案子的破获将极大的促进我们大宋的法制建设”等语,他只是恪守自己作为提刑官的职责以及背负着绝不能愧对冤者这一沉重的父亲遗嘱,他看重的是案件中的每个承受了或正在承受冤屈的人。包拯最怕愧对的是“社稷”,狄仁杰最怕愧对的是“苍生”,而宋慈最怕愧对的是自杀的父亲和含冤负屈的死难者。从这一点看,大宋提刑官的进步是跨越性的,公平和真相,终于不再来源于高高在上的“青天大老爷”而是来源于一个偏执的正直的“普通人”,它们也不再是当权者的施舍而是社会良知的馈赠。这是这部电视剧最打动我的地方。

  几千年的人治让中国人从来都相信公正来源于清官,清官用他们的正直的人格力量和超人的聪明才智昭雪沉冤、震慑宵小。为了增大这样的效果,小说家和戏剧家往往还要给他们以凌驾一切反抗力量的手段,诸如尚方宝剑、武林高手和八府巡按。三侠五义是这样,各种形状的包青天是这样,所以《神探狄仁杰》里位高权重的狄阁老才可以当众怒喝:“自今天起你不必再叫我大帅,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再是右威卫的大将军。你是一个杀良冒功、私调军马、私用官刑、擅杀大将的罪人!实话告诉你,临行前圣上授意本帅“便宜行事”,这四个字的含义,你应该明白。那就是说,别说夺去你的大将军印,就是杀了你,也在“便宜”之内!”

  这种设定导致了“人”的因素在案件破解的过程中起了太大的不切实际不可重复的作用,《少年包青天》和《神探狄仁杰》中,太多的案件是由于包拯或者狄仁杰的灵光一闪或者是在旁人不在意的提示下突然明白了根结,而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和定罪中,也主要以“犯罪嫌疑人再次作案被当场抓住在主角的意念攻击下主动坦白一切”实现的,比如少年包青天中朝鲜太子被杀的案子中,沈良如果不在最后“真情告白”,包拯打死也只能证明他是辽人和他没有不在场证明,靠着那个靠不住的“杀人十字”是根本定不了沈良的罪的,所以才说包拯是“官员”,他不是在破案而是在完成政治任务,案件没坐死,但在政治上完全可以交差了,那么就此结束就好;狄仁杰里大多数嫌疑人都是被狄老算中下一步的计划而在实施犯罪的时候当场拿住的,然后狄老摆出一副“我早就知道是你可是居然真的是你”的表情把案子从头撸一遍,狄老的必杀技就是“我什么都知道但是装作不知道然后给你上个套你就会往里跳咩哈哈”,嫌疑人都有必须继续行动的理由,因为之前已经说了,其实这部电视剧里的都不是“案子”而是“阴谋”,谋反或者政变,不达目的绝不会收手。

  所以《大宋提刑官》这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破案方式就显得相当现代,不仅让人耳目一新,从立意上就比另外两部高到不知哪里去。宋慈也很聪明,但他破案靠的不是他机智过人而是因为他恪守检验的规则、丰富的经验以及敏锐的观察力。这其中,无一例外都是可以经过后天系统而规范的训练而达到的。所以宋慈才去写《洗冤集录》,为的就是让全天下审案勘狱的人都能知道如何正确的查案。宋慈是很伟大,但更伟大的是他留下的那本书(书中的方法是否科学先不谈,我不是专家也没读过),这里的一个核心的观点就是真正有效的公正应当也只有来源于制度的完善和可靠而不是个人的天赋及操守,因此宋慈让剧中人最为称道的就是他“验死验伤”的“滴水不漏”,这不是他天资聪颖而是他严守规则造成的。宋慈检验的方法是否科学可靠这点不是最应该探讨的,最该引人注意的是案子侦破方式的改变,如果这种改变能够深入人心,那才是划时代的变革,因为我们终于不再迷信权力和伟人,而选择相信了事实和制度。

  《少年包青天》的立意是为了体现包拯的聪明,因此案件的设置也以精巧为主要着力点,这一点很像死亡小学生,案子中犯罪嫌疑人总会使用各种巧妙的花活来扰人视听,而解开谜底也主要依靠看破这些障眼法。《神探狄仁杰》中案件的恢弘大气主要依靠烘托史实背景来实现的,同时各种机关、正版铁算盘4887,武器、作案方式也都相当新奇,想象力可谓是天(nao)马(dong)行(da)空(kai)。《大宋提刑官》的案子主要取材于古典小说中的案件,加工后显得真实自然,这与宋慈这一人物的塑造有很大关系,前面说了很多了,就不重复了。

  侦破的过程中,《少年包青天》和《神探狄仁杰》中主人公都会获知观众所不知道的情节和内容,一些重要证据的具体细节观众在案子结局之前是不知道的,所以才有了真相大白时候的“恍然大悟”,但这只是剧本故意营造的现象,它们赖以提升观众观看欲望的就是悬念。《大宋提刑官》并不刻意制造这种“惊讶”,因为从根本上这部剧并不需要用这种悬念来博人眼球,几乎所有的案子(也许除了曹墨的那个案子,失足落水的结局我是真没想到),真凶都早已被猜到,大家等着看的就是宋慈怎样用滴水不漏的证据将其绳之以法,也因此证据的搜集成为了主要关注的对象。关注点的不同造成了他们吸引力的不同,看完包青天和狄仁杰让人大呼过瘾,看完宋慈你也会感到过瘾,然而更多的是一种顺理成章的平静,这正是这部电视剧所表现出的和希望观众感受到的理智。毕竟,冲动更容易犯错,人命关天的事情难道不该慎之又慎吗?

  这电视剧就是当代社会的一些缩影,比包青天深刻多了。每一个故事都可以从现实中找到原型。

  比如,最近内蒙古奸杀冤案重新出来。我立马想到电视剧里,那个被屈打成招定罪的曹墨案。

  所以内蒙古那个小伙最后被枪毙了,曹墨却得以幸免。所以内蒙奸杀案虽然确证冤案,却依然8年无法重审,曹墨案虽然证据确凿,依旧得以伸冤。

  毕竟,电视再怎么反映现实,再怎么批判现实,它依旧是反映和批判,却改变不了现实。

  如果有人去再看一下这电视剧,就会真的发现,这编剧当时也是蛮拼的,基本上每个故事都可以跟近几年的一些案子无缝对接。

  第一个故事,就是宋慈的好友,孟良臣,怀揣着一腔热血,到被世人称作是死亡之城的梅城上任,明知前方是一片黑暗,依然誓要独闯龙潭,解救梅城的老百姓,结果最后死的不明不白,那驿站的意外大火,不得不让我想起几年前河南省某女公安局长那场天下人都信以为真的车祸?呵呵,但当世有宋慈么?

  我孟某心里流淌的那不是酒,是热血,就算这一腔热血撒在这梅城的山山水水,我也无怨无悔……

  什么也没留下,有的,仅仅是感动中国那一篇空洞而无力的获奖词,它们用感动中国,掩盖了一个当世女宋慈的死亡真相。

  第四个故事,吕文周奸杀案。呵呵,我不会告诉你它的审案过程和定罪过程,以及冤屈平反的种种巧合,简直与杨姓叔侄冤案如出一辙。两个案子之所以能够最终平反,很悲哀的,仅仅只是因为一个概率小到基本不可能发生的巧合事件。

  很难想象笑星出身的国际巨星杰森斯坦森·郭达演技如此爆发,饰演的刁光斗在杜松“杀妻”案后对着宋慈那一段话的表情动作让人心生无限感慨:几年前,你抓住刁某的一点儿过失,就一纸奏章欲将刁某置于死地,可结果怎么样?我不过就是官降几品,我不是还穿着这身朝廷命服吗!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因为这天底下,像我这样的官太多太多,而像你这样的死心眼又太少太少了。孔圣尚曰:法不责众。就你一个人,扛着一杆大宋王法的大旗,就能够横扫天下,澄清玉宇?

  如果官场上的事,都照你这么一板一眼的去办,那满朝文武,还不都得弄得是人人自危吗?如果这大家都不想当官,大家都不敢当官了,

  你让皇帝老怎么办?(插一句:是啊皇帝佬怎么办,他只能当作不知道,把一切付之一炬)你不是成天口口声声,说什么王法王法,你知道什么叫王法?好,就让刁某来告诉你吧。王法,王法,就是皇家的法。其实他说的对,天底下,像刁光斗这样的官,太多太多了,但是,像宋慈海瑞这样死心眼一根筋的官,不是太少太少了,而是根本没有。

  更值得玩味的是直接导致宋慈挂印辞官事件,宋皇迫于无奈烧掉了宋慈送来的刁光斗搜集的当朝权贵高官的各种罪证。这一切都和刁光斗说过的如出一辙。

  第二个,就是宋大人的对手CP吴淼水,此公的台词总是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看的神奇宝贝里面的“火箭队”——我还会回来的,编剧为吴淼水童鞋立下的这个神奇flag贯穿始终,让人苦笑:第一次是本剧第二个案子——曹墨杀人案:

  有着“不死”flag的吴淼水吴大人在本剧中重要性可见一斑,所以他说出来的台词同样发人深省:呵呵呵呵,宋大人你怎么忘了当年在太平县的事了呢?当年在太平县,吴某也就是因为你而丢职罢官,但是我临走的时候,怎么告诉你的,我告诉你,我们迟早还会在官场上见面的。怎么样,若干年以后,我们还在这京城见了面。不但见了面,我吴某还让你宋大人在这地字号大牢里呆了几天。哼,如果不是运气不佳,我几乎赢了你。今天,我还要跟你说这句话:不要以为就凭你一个宋慈,就能澄清玉宇,平尽天下冤狱了,别说你一个宋慈,就是十个八个,也休想把这浑浊的世道变得天朗水清。你记住宋慈,在这个世道上,只要有你宋慈,就一定有我吴淼水!我们一定还会在官场上见面的。宋大人,你好自为之吧!

  《大宋提刑官》里的宋慈大概可以说是有道德洁癖的。对触犯法律的人,不论贵贱亲疏、不管是人性本恶还是误入歧途,宋慈一概严格依法惩处。

  但这种性格不管处在何种时代,应该都是会以悲剧收场的。《大宋提刑官》里,宋慈拼劲全力搜集出二度出山的刁光斗及其庞大关系网的大量罪证,也抵不过夜里皇宫大殿外的冲天火光。

  也许我们很多时候的想法都跟剧里的宋皇是相似的——何必如此拼命呢,这世间实现不了绝对的正义,不如大家各退一步,维持现有的稳定才是最好的;很多时候,追求绝对正义的代价是大多数人都承受不起的。

  但宋慈个人悲剧式的不妥协,让我明白不论任何时间朝代,宋慈式的英雄都是不可缺少的。也许宋慈对道德正义刨根掘底的追求会伤及你我,但他所能撑起的是一个民族的脊梁。

  《大宋提刑官》最后悲剧的结尾让整部剧升华很多。主人公以失败收场,比大团圆的结局能让人有更多更深的思考。

  宋慈最后也放了一把火,把自己半生心血写就的《洗冤集录》付之一炬。这把火显然比起大殿外烧起的那团火要小太多太多,但作为宋慈最后无言的抗争,倒也足够了。

  以本剧最后一段结尾吧:父亲,慈儿已辞官去职,回归故里,从此再也不回去做官了。时至今日慈儿才明白,若要世道清明,除恶扬善,单凭我等仗义执法,查凶审案,是无济于事的。孩儿已疲惫不已,不堪重负了。唯留下这本书,原想可以帮助后人,辅助大宋,现在……看来也没有必要了,大宋这半壁江山不会久了。

  孙思邈在《千金要方》中说“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但是谈何容易啊,大宋王朝的整个权力中枢,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已经全部腐烂了,仅仅靠一个宋慈又有什么用呢,反腐亡党,不反亡国,千年以下依然如此,在这个思想深度上《大宋提刑官》无疑是同类作品中的佼佼者。

  除了故事结构之外,《大宋提刑官》的诸多细节也非常考究,像服装和头饰,用料和风格也都尽量契合时代,没有故意为之的奇装异服哗众取宠,人物的塑造也非常贴合实际,非常接地气,比如宋慈的得力助手赵捕头虽然身强力壮,但是要抓捕犯人还是要跑得气喘吁吁,遇到人多也怕菜刀,没有像《包青天》中的展昭武功超脱不凡,更比不了《神探狄仁杰》中的李元芳那样飞天遁地,点穴传功,再比如第七单元中穷书生和富家千金之间的爱情,也在破案后被证实为穷书生的一厢情愿,富家千金真正喜欢的依然还是英俊多金,风月多情的公子哥儿,虽然让人唏嘘不已,但却是真正符合情理。

  宋慈在更多的时候并不以官员的身份自居,他查案子破案子,既不是因为心系社稷安危,也不是为了报效皇恩,而是出于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人命大如天,真相就是真相。

  他既不是为民请命的青天大老爷,也不是食君禄分君忧的忠臣能吏,所以他既可以为卖豆腐的杜松洗刷冤屈,也可以把二品高官史文俊救出大牢,他既可以听命调遣去查官银失盗,也可以因为宋皇掩盖真相而辞官归隐。

  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外两部电视剧的主人公。包拯一出场就拯救大宋于严重的外交危机中,他后面破获的案子也大多牵涉国家核心利益,到最后他甚至查出了皇帝的身世以及流落民间靠卖卫生检疫不达标的食物为生的太子,他不是官员,但他使用着官员的资源(破案的时候都有各级政府的支持)做着官员的事情;狄仁杰本就是官员,而且是武则天一人之下的高官,与其说他是在破案倒不如说他是在不停的平叛和反政变,他是熟透了的官,知道要逢迎皇帝,知道一些地方不能碰,知道一些案子不能查,(比如涉及内卫的几个案子,狄老都是搬出了皇帝才审的下去,)他破解的谜案是“国家大事”,当他享受万民的欢呼跪拜的时候,心里是装着他们的全部,而非每一个个体,所以神探狄仁杰里大部分的老百姓都只是“群众演员”,即使他们被杀被害,也不如杀害他们的官员更让人印象深刻。

  在这两部电视剧里都有一种设定,主人公破解的案子大多都会有一个紧急而严重的现实背景,案子不能按时侦破就会“动荡时局”,这种导演和编剧有意无意的设定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主人公对案件中的受害者以及普通民众的同情和在乎。是的,这么一来包拯和狄仁杰侦破案子就变得意义非凡,他们的形象也更加高大,然而观众也就只能仰视,仿佛距离更远了。

  宋慈则从没说过“这个案子的破获将极大的促进我们大宋的法制建设”等语,他只是恪守自己作为提刑官的职责以及背负着绝不能愧对冤者这一沉重的父亲遗嘱,他看重的是案件中的每个承受了或正在承受冤屈的人。包拯最怕愧对的是“社稷”,狄仁杰最怕愧对的是“苍生”,而宋慈最怕愧对的是自杀的父亲和含冤负屈的死难者。从这一点看,大宋提刑官的进步是跨越性的,公平和真相,终于不再来源于高高在上的“青天大老爷”而是来源于一个偏执的正直的“普通人”,它们也不再是当权者的施舍而是社会良知的馈赠。这是这部电视剧最打动我的地方。

  几千年的人治让中国人从来都相信公正来源于清官,清官用他们的正直的人格力量和超人的聪明才智昭雪沉冤、震慑宵小。为了增大这样的效果,小说家和戏剧家往往还要给他们以凌驾一切反抗力量的手段,诸如尚方宝剑、武林高手和八府巡按。三侠五义是这样,各种形状的包青天是这样,所以《神探狄仁杰》里位高权重的狄阁老才可以当众怒喝:“自今天起你不必再叫我大帅,因为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再是右威卫的大将军。你是一个杀良冒功、私调军马、私用官刑、擅杀大将的罪人!实话告诉你,临行前圣上授意本帅“便宜行事”,这四个字的含义,你应该明白。那就是说,别说夺去你的大将军印,就是杀了你,也在“便宜”之内!”

  这种设定导致了“人”的因素在案件破解的过程中起了太大的不切实际不可重复的作用,《少年包青天》和《神探狄仁杰》中,太多的案件是由于包拯或者狄仁杰的灵光一闪或者是在旁人不在意的提示下突然明白了根结,而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和定罪中,也主要以“犯罪嫌疑人再次作案被当场抓住在主角的意念攻击下主动坦白一切”实现的,比如少年包青天中朝鲜太子被杀的案子中,沈良如果不在最后“真情告白”,包拯打死也只能证明他是辽人和他没有不在场证明,靠着那个靠不住的“杀人十字”是根本定不了沈良的罪的,所以才说包拯是“官员”,他不是在破案而是在完成政治任务,案件没坐死,但在政治上完全可以交差了,那么就此结束就好;狄仁杰里大多数嫌疑人都是被狄老算中下一步的计划而在实施犯罪的时候当场拿住的,然后狄老摆出一副“我早就知道是你可是居然真的是你”的表情把案子从头撸一遍,狄老的必杀技就是“我什么都知道但是装作不知道然后给你上个套你就会往里跳咩哈哈”,嫌疑人都有必须继续行动的理由,因为之前已经说了,其实这部电视剧里的都不是“案子”而是“阴谋”,谋反或者政变,不达目的绝不会收手。

  所以《大宋提刑官》这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破案方式就显得相当现代,不仅让人耳目一新,从立意上就比另外两部高到不知哪里去。宋慈也很聪明,但他破案靠的不是他机智过人而是因为他恪守检验的规则、丰富的经验以及敏锐的观察力。这其中,无一例外都是可以经过后天系统而规范的训练而达到的。所以宋慈才去写《洗冤集录》,为的就是让全天下审案勘狱的人都能知道如何正确的查案。宋慈是很伟大,但更伟大的是他留下的那本书(书中的方法是否科学先不谈,我不是专家也没读过),这里的一个核心的观点就是真正有效的公正应当也只有来源于制度的完善和可靠而不是个人的天赋及操守,因此宋慈让剧中人最为称道的就是他“验死验伤”的“滴水不漏”,这不是他天资聪颖而是他严守规则造成的。宋慈检验的方法是否科学可靠这点不是最应该探讨的,最该引人注意的是案子侦破方式的改变,如果这种改变能够深入人心,那才是划时代的变革,因为我们终于不再迷信权力和伟人,而选择相信了事实和制度。

  《少年包青天》的立意是为了体现包拯的聪明,因此案件的设置也以精巧为主要着力点,这一点很像死亡小学生,案子中犯罪嫌疑人总会使用各种巧妙的花活来扰人视听,而解开谜底也主要依靠看破这些障眼法。《神探狄仁杰》中案件的恢弘大气主要依靠烘托史实背景来实现的,同时各种机关、武器、作案方式也都相当新奇,想象力可谓是天(nao)马(dong)行(da)空(kai)。《大宋提刑官》的案子主要取材于古典小说中的案件,加工后显得真实自然,这与宋慈这一人物的塑造有很大关系,前面说了很多了,就不重复了。

  侦破的过程中,《少年包青天》和《神探狄仁杰》中主人公都会获知观众所不知道的情节和内容,一些重要证据的具体细节观众在案子结局之前是不知道的,所以才有了真相大白时候的“恍然大悟”,但这只是剧本故意营造的现象,它们赖以提升观众观看欲望的就是悬念。《大宋提刑官》并不刻意制造这种“惊讶”,因为从根本上这部剧并不需要用这种悬念来博人眼球,几乎所有的案子(也许除了曹墨的那个案子,失足落水的结局我是真没想到),真凶都早已被猜到,大家等着看的就是宋慈怎样用滴水不漏的证据将其绳之以法,也因此证据的搜集成为了主要关注的对象。关注点的不同造成了他们吸引力的不同,看完包青天和狄仁杰让人大呼过瘾,看完宋慈你也会感到过瘾,然而更多的是一种顺理成章的平静,这正是这部电视剧所表现出的和希望观众感受到的理智。毕竟,冲动更容易犯错,人命关天的事情难道不该慎之又慎吗?

  这电视剧就是当代社会的一些缩影,比包青天深刻多了。每一个故事都可以从现实中找到原型。

  比如,最近内蒙古奸杀冤案重新出来。我立马想到电视剧里,那个被屈打成招定罪的曹墨案。

  所以内蒙古那个小伙最后被枪毙了,曹墨却得以幸免。所以内蒙奸杀案虽然确证冤案,却依然8年无法重审,曹墨案虽然证据确凿,依旧得以伸冤。

  毕竟,电视再怎么反映现实,再怎么批判现实,它依旧是反映和批判,却改变不了现实。

  如果有人去再看一下这电视剧,就会真的发现,这编剧当时也是蛮拼的,基本上每个故事都可以跟近几年的一些案子无缝对接。

  第一个故事,就是宋慈的好友,孟良臣,怀揣着一腔热血,到被世人称作是死亡之城的梅城上任,明知前方是一片黑暗,依然誓要独闯龙潭,解救梅城的老百姓,结果最后死的不明不白,那驿站的意外大火,不得不让我想起几年前河南省某女公安局长那场天下人都信以为真的车祸?呵呵,但当世有宋慈么?

  我孟某心里流淌的那不是酒,是热血,就算这一腔热血撒在这梅城的山山水水,我也无怨无悔……

  什么也没留下,有的,仅仅是感动中国那一篇空洞而无力的获奖词,它们用感动中国,掩盖了一个当世女宋慈的死亡真相。

  第四个故事,吕文周奸杀案。呵呵,我不会告诉你它的审案过程和定罪过程,以及冤屈平反的种种巧合,简直与杨姓叔侄冤案如出一辙。两个案子之所以能够最终平反,很悲哀的,仅仅只是因为一个概率小到基本不可能发生的巧合事件。

  很难想象笑星出身的国际巨星杰森斯坦森·郭达演技如此爆发,饰演的刁光斗在杜松“杀妻”案后对着宋慈那一段话的表情动作让人心生无限感慨:几年前,你抓住刁某的一点儿过失,就一纸奏章欲将刁某置于死地,可结果怎么样?我不过就是官降几品,我不是还穿着这身朝廷命服吗!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因为这天底下,像我这样的官太多太多,而像你这样的死心眼又太少太少了。孔圣尚曰:法不责众。就你一个人,扛着一杆大宋王法的大旗,就能够横扫天下,澄清玉宇?

  如果官场上的事,都照你这么一板一眼的去办,那满朝文武,还不都得弄得是人人自危吗?如果这大家都不想当官,大家都不敢当官了,

  你让皇帝老怎么办?(插一句:是啊皇帝佬怎么办,他只能当作不知道,把一切付之一炬)你不是成天口口声声,说什么王法王法,你知道什么叫王法?好,就让刁某来告诉你吧。王法,王法,就是皇家的法。其实他说的对,天底下,像刁光斗这样的官,太多太多了,但是,像宋慈海瑞这样死心眼一根筋的官,不是太少太少了,而是根本没有。

  更值得玩味的是直接导致宋慈挂印辞官事件,宋皇迫于无奈烧掉了宋慈送来的刁光斗搜集的当朝权贵高官的各种罪证。这一切都和刁光斗说过的如出一辙。

  第二个,就是宋大人的对手CP吴淼水,此公的台词总是让我想起来小时候看的神奇宝贝里面的“火箭队”——我还会回来的,编剧为吴淼水童鞋立下的这个神奇flag贯穿始终,让人苦笑:第一次是本剧第二个案子——曹墨杀人案:

  有着“不死”flag的吴淼水吴大人在本剧中重要性可见一斑,所以他说出来的台词同样发人深省:呵呵呵呵,宋大人你怎么忘了当年在太平县的事了呢?当年在太平县,吴某也就是因为你而丢职罢官,但是我临走的时候,怎么告诉你的,我告诉你,现场报码开奘结果,我们迟早还会在官场上见面的。怎么样,若干年以后,我们还在这京城见了面。不但见了面,我吴某还让你宋大人在这地字号大牢里呆了几天。哼,如果不是运气不佳,我几乎赢了你。今天,我还要跟你说这句话:不要以为就凭你一个宋慈,就能澄清玉宇,平尽天下冤狱了,别说你一个宋慈,就是十个八个,也休想把这浑浊的世道变得天朗水清。你记住宋慈,在这个世道上,只要有你宋慈,就一定有我吴淼水!我们一定还会在官场上见面的。宋大人,你好自为之吧!

  《大宋提刑官》里的宋慈大概可以说是有道德洁癖的。对触犯法律的人,不论贵贱亲疏、不管是人性本恶还是误入歧途,宋慈一概严格依法惩处。

  但这种性格不管处在何种时代,应该都是会以悲剧收场的。《大宋提刑官》里,宋慈拼劲全力搜集出二度出山的刁光斗及其庞大关系网的大量罪证,也抵不过夜里皇宫大殿外的冲天火光。

  也许我们很多时候的想法都跟剧里的宋皇是相似的——何必如此拼命呢,这世间实现不了绝对的正义,不如大家各退一步,维持现有的稳定才是最好的;很多时候,追求绝对正义的代价是大多数人都承受不起的。

  但宋慈个人悲剧式的不妥协,让我明白不论任何时间朝代,宋慈式的英雄都是不可缺少的。也许宋慈对道德正义刨根掘底的追求会伤及你我,但他所能撑起的是一个民族的脊梁。

  《大宋提刑官》最后悲剧的结尾让整部剧升华很多。主人公以失败收场,比大团圆的结局能让人有更多更深的思考。

  宋慈最后也放了一把火,把自己半生心血写就的《洗冤集录》付之一炬。这把火显然比起大殿外烧起的那团火要小太多太多,但作为宋慈最后无言的抗争,倒也足够了。

  以本剧最后一段结尾吧:父亲,慈儿已辞官去职,回归故里,从此再也不回去做官了。时至今日慈儿才明白,若要世道清明,除恶扬善,单凭我等仗义执法,查凶审案,是无济于事的。孩儿已疲惫不已,不堪重负了。唯留下这本书,原想可以帮助后人,辅助大宋,现在……看来也没有必要了,大宋这半壁江山不会久了。


Copyright 2017-2025 http://www.sextongue.com All Rights Reserved.